<i id='18c87'></i>
  • <acronym id='18c87'><em id='18c87'></em><td id='18c87'><div id='18c8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8c87'><big id='18c87'><big id='18c87'></big><legend id='18c8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tr id='18c87'><strong id='18c87'></strong><small id='18c87'></small><button id='18c87'></button><li id='18c87'><noscript id='18c87'><big id='18c87'></big><dt id='18c8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8c87'><table id='18c87'><blockquote id='18c87'><tbody id='18c8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8c87'></u><kbd id='18c87'><kbd id='18c87'></kbd></kbd>

    1. <fieldset id='18c87'></fieldset><i id='18c87'><div id='18c87'><ins id='18c8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span id='18c87'></span>

      <dl id='18c87'></dl>
        1. <ins id='18c87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18c87'><strong id='18c8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那個下午甜蜜的耳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美女被褥_美女的胸图片_美女高潮图

              又是一個周五的下午,學生們像往常一樣,多數趴在書堆裡,隻有蘇小囡坐立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她一會兒低頭瞄瞄書,一會兒出神地盯著走廊。鐘樓的鐘聲響起時,嚇得她打瞭一個哆嗦,臉一下變得通紅,又是興奮,又是局促。然後她慢慢沉靜下來,像下定瞭決心一樣,把課本合上,準備走人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班主任走瞭進來,蘇小囡隻好重新坐下來。這是班主任的習慣,每天4點左右過來走一遭,時間不會超過10分鐘。

              蘇小囡盯著手表,對自己說一定要沉住氣。

              大概是她的祈禱起瞭作用,沒到8分鐘,班主任走到瞭門口,又回過頭來,蘇小囡知道,他隻是橫掃一眼,例行公事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班主任這一回頭恰好看見瞭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:和蘇小囡隔瞭三排座位的季風突然跑到蘇小囡的面前,大傢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兒,他抬手就狠狠給瞭蘇小囡一巴掌教室裡一片寂靜,蘇小囡也驚呆瞭。

              班主任幾步趕過來,厲聲喝問季風:你瘋瞭?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?

              蘇小囡這才如噩夢驚醒,一下哭出聲來,一個驕傲的女孩兒,被人當眾打瞭耳光,讓她怎麼接受得瞭?

              蘇小囡是一中最漂亮的女生之一,而且學習優秀,暗戀她的男孩兒不知道有多少,季風也是其中之一。他曾經多次表示喜歡蘇小囡,情人節那天,還偷偷塞給蘇小囡一封情書。

              蘇小囡明確告訴他,自己有喜歡的男孩兒。她做夢也想不到季風會因愛生恨,公然打瞭自己一個耳光。

              班主任又驚又氣:你們兩個一塊兒跟我走。蘇小囡,先別哭,他拿不出合適的理由,我會讓你當眾出這口氣。

              季風尾隨著蘇小囡,走瞭出來,他的臉上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驚恐,好像還帶著幾分興奮和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整整兩個小時,任憑班主任怎麼苦口婆心,威逼利誘,季風就是不肯說出打蘇小囡的理由來,他隻有一句話:你問她。

              蘇小囡肺幾乎都氣炸瞭,她把季風給自己寫情書,自己怎麼拒絕他的話,全掏給瞭班主任,末瞭又補充一句:其實我根本沒有喜歡的男生,我隻是用那種方式委婉地拒絕季風。

              季風仿佛沒事兒一樣,反而固執地盯著蘇小囡,好像在嘲諷她:你說的都是真的嗎?

              蘇小囡恨透瞭他,到這個時候,還敢這麼肆無忌憚:老師,我說的都是真話,這件事情同學們還不知道怎麼說呢。一想到自己以後被旁人議論,她的眼淚又湧瞭上來

              最後的結果,是季風當著全班同學的面作瞭一次深刻檢討。在檢討中,他表示願意接受學校的任何處分,而且保證以後再不騷擾蘇小囡。

              季風的態度誠懇,言辭真切,和在老師辦公室裡滿不在乎的模樣判若兩人。

              季風講完後,班主任鼓動蘇小囡上前打他一個耳光,以牙還牙。蘇小囡憋足瞭勁,扭頭走開瞭,咬牙切齒地丟下一句話:我再也不想看見你。

              大概是應瞭不是冤傢不聚頭那句話,高考以後,蘇小囡和季風竟然都考進瞭北京的同一所大學。要是換瞭別人,不知道聯絡得多麼密切,可惜蘇小囡對季風恨入骨髓,對他拋來的橄欖枝看都不看一眼,電影票、水果、信件從來都是一個處理方式:丟入垃圾箱。

              可季風卻像塊膏藥,總是不管不顧地出現在蘇小囡的視線裡。時間長瞭,蘇小囡也就隻好聽之任之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不覺,大學時光就要結束瞭。一次,蘇小囡和季風一起參加老鄉聚會,突然看到電視裡出現瞭一個歌星的身影,原來的一個同學突然說:那不是你們一中樂隊的主唱梁蕭嗎?

              蘇小囡的臉色一下變得蒼白,季風見她這個樣子,呵呵一笑,給大傢講瞭個故事:

              一個男孩兒喜歡上瞭一個女孩兒,可是那個女孩兒卻很喜歡甚至願意為那歌手放棄一切。當那個歌手決定要放棄學業去流浪時,女孩兒也鐵瞭心要追隨他。男孩兒非常難過,他千方百計打聽到歌手要走的確切時間,他知道隻要那個時間一過,女孩兒堆積的所有勇敢就會變成單純的傷心。所以,那個下午,在女孩兒站起身的一瞬,那男孩兒狠狠地打瞭她一個耳光。女孩兒本來要為愛情奔走的那個下午,就在悲憤、糾纏和焦急中度過瞭

              除瞭蘇小囡,沒有人真正聽得懂這個故事。蘇小囡終於明白瞭,季風當年的一巴掌,是阻止她的私奔,季風的愛情義無反顧,甚至不惜讓她恨自己,而目的隻有一個為瞭能保護她。蘇小囡心裡突然很亂,她不知道自己對季風是不是應該繼續恨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電視中對梁蕭的訪問還在繼續,一瞬間,蘇小囡發覺自己愛過的那個人很陌生,也許他早就忘瞭自己,更想不起曾經有那麼一天,他打算帶著她私奔。如果當初跟他走瞭,現在的自己又會是怎樣的呢?

              回來的路上,季風還是和原來一樣,緊緊地跟在她身後,蘇小囡突然回過身對季風說:快點兒走啊,你居然趕不上我?

              在季風看來,這是最美麗的語言,他知道蘇小囡終於開始接納自己瞭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蘇小囡成瞭季風的女友,梁蕭的歌聲也傳遍瞭大江南北,蘇小囡很慶幸:她不願意做光環背後的女孩兒,她寧肯是平凡的季風全心全意的寶貝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件事情,季風永遠也不會說出來。其實,那場耳光風波原本就是梁蕭的安排!

              梁蕭在一次體檢中查出瞭有嚴重的心臟病。為瞭治療,他不得不放棄學業和愛情。臨行前,他精心策劃瞭這場莫須有的流浪,把蘇小囡交給瞭自己最好的朋友季風。他知道,生活裡隻要是基於愛,縱然錯,縱然恨,總有春暖花開的那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季風在報紙上看到最新的娛樂新聞,說梁蕭最近的創作顫音用得特別多,他搞不懂顫音跟心臟的好壞有沒有關系。他隻知道:即使有一天梁蕭真的不在瞭,自己也不會說出那個秘密,因為他們做的,就是為瞭讓自己愛的人,有一個長久的、純粹的幸福和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