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u8b6t'></span>

    <acronym id='u8b6t'><em id='u8b6t'></em><td id='u8b6t'><div id='u8b6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8b6t'><big id='u8b6t'><big id='u8b6t'></big><legend id='u8b6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u8b6t'><strong id='u8b6t'></strong><small id='u8b6t'></small><button id='u8b6t'></button><li id='u8b6t'><noscript id='u8b6t'><big id='u8b6t'></big><dt id='u8b6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8b6t'><table id='u8b6t'><blockquote id='u8b6t'><tbody id='u8b6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8b6t'></u><kbd id='u8b6t'><kbd id='u8b6t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 id='u8b6t'><div id='u8b6t'><ins id='u8b6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u8b6t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u8b6t'><strong id='u8b6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dl id='u8b6t'></dl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u8b6t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ns id='u8b6t'></ins>

        1. 咫尺天涯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美女被褥_美女的胸图片_美女高潮图

          叫紅衣,叫藍衣。簡陋的舞臺上,身披大紅鬥篷,蔥白水袖裡,一雙小手輕輕彈撥著琴弦。閣樓上鎖愁思,千嬌百媚的小姐,想化作一隻鳥飛。”’一襲藍衫,手裡一把折扇,玉樹臨風,是進京趕考的書生。湖畔相遇,花園私會,緣定終身。金榜題名,鳳冠霞帔回來娶,有情人終成眷屬……

          那時,她與他,每天都要演出兩三場,在縣劇場。木椅子坐上去咯咯吱吱,頭頂上的燈光昏黃而溫暖。絳紅的幕佈徐徐拉開,戲就要開場瞭。小小縣城,娛樂活動也就這麼一點兒,大傢都愛看木偶戲。劇場門口賣廉價的橘子水,還有爆米花。有時也有紅紅綠綠的氣球賣。

          幕後,是她與他。一個劇團待著,他們配合默契,天衣無縫。她演紅衣,她是的血液。他演藍衣,他是的靈魂。全憑著他們靈巧的手,牽拉彈轉,演繹人間萬般情愛。一場演出下來,他們的手酸得麻木,心卻歡喜得開著花。

          都正年輕著。她人長得靚麗,歌唱得好,在劇團被稱作金嗓子。他亦才華不俗,胡琴拉得很出色,木偶戲的背景音樂,都是他創作的。偏偏他生來不能說話,豐富的語言,都給瞭胡琴,給瞭他的手。

          待一起久瞭,不知不覺情愫暗生。他每天提前上班,給她泡好菊花茶,等著她。小朵的白菊花,浮在水面上,淡雅柔媚,是她喜歡的。她端起喝,水溫剛剛好。她常不吃早飯就來上班,他給她準備好包子,有時候是燒餅。他早早去排隊,買瞭,裡面用一張牛皮紙包著,牛皮紙外面,再包上毛巾。她吃時,燒餅還是熱乎乎的,剛出爐的樣子。

          她給他做佈鞋。從未動過針線的人,硬是在短短的一周內,給他納出一雙千層底的佈鞋來。佈鞋做成瞭,她的手指,也變得傷痕累累──都是針戳的。

          這樣的愛,卻不被俗世所容,流言蜚語能淹死人。她的傢裡,反對得尤為激烈的母親甚至以死來要挾她。最終,她妥協瞭,被迫匆匆嫁給一名燒鍋爐的工人。

          日子卻不幸福。鍋爐工人高馬大,脾氣暴躁,貪杯。酒一喝多就打她。她不反抗,默默忍受著。上班前,她對著一面銅鏡理一理散瞭的發,把臉上青腫的地方,拿膠佈貼瞭。出門有人問及,她淡淡一笑,說,不小心磕破皮瞭。貼的次數多瞭,大傢都隱約知道內情,再看她,眼神裡充滿同情。她裝作不知。臺上紅衣對著藍衣唱:相公啊,我等你,山無陵,江水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。她的眼眶裡,慢慢溢滿淚,牽拉的手,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。心在那一條條細線上,滑翔跌宕,是無數的疼。

          他見不得她臉上貼膠佈。每次看到,渾身的肌肉會痙攣。他煩躁不安地在後臺轉啊轉,指指自己的臉,再指指她的臉,意思是問,疼嗎?她笑著搖搖頭。等到舞臺佈置好瞭,回頭卻不見瞭他的人影。去尋,卻發現他在劇場後的小院子裡,正對著院中的一棵樹擂拳頭,邊擂邊哭。

          白日光照著兩個人。風不吹,雲不走,天地綿亙。

          不是沒有女孩喜歡他。那女孩常來看戲,看完不走,跑後臺來看他們收拾道具。她很中意那個女孩,認為很配他。有意撮合,女孩早就願意,他卻不願意。她急,問,這麼好的女孩你不要,你要什麼樣的?他看著她,定定地。她臉紅瞭,低頭,佯裝沒懂,嘴裡說,我再不管你的事瞭。

          以為白日光永遠照著,隻要幕佈拉開,紅衣與藍衣,就永遠在臺上,演繹著他們的愛情。然而慢慢地,劇場卻冷清瞭,無人再來看木偶戲。後來,劇場轉包給他人。劇團也維持不下去瞭,解散瞭。她和他的淚,終於滾滾而下。此一別,便是天涯。

          她回瞭傢。彼時,她的男人也失瞭業,整日窩在十來平方米的老式平房裡,喝酒澆愁。不得已,她走上街頭,往街上擺起小攤,做蒸餃賣。曾經的金嗓子,再也不唱歌瞭,隻高聲叫賣,蒸餃蒸餃,五毛錢一個!

          他背著他的胡琴,帶著紅衣藍衣,做瞭流浪藝人。偶爾回來,在街上遇見,他們悵悵對望,中間隔著一條歲月的河。咫尺天涯。

          改天,他把掙來的錢,全部交給熟人,托他們每天去買她的蒸餃。就有一些日子,她的生意,特別順,總能早早收攤回傢。

          這一年的冬天,雪一場接一場地下,冷。她抗不住冷,晚上,在室內生瞭炭爐子取暖。男人照例地喝悶酒,喝完躺倒就睡。她擁在被窩裡織毛衣,是接的外貿活兒,不一會兒,她也昏昏沉沉睡去瞭。

          早起的鄰居來敲門,她在床上昏迷已多時,是煤氣中毒。送醫院,男人沒搶救過來,當場死亡。經過兩天兩夜的搶救,她活過來瞭。人卻癡呆瞭,形同植物人。

          沒有人肯接納她,都當她是累贅。她隻好回到八十多歲的老母親那裡。老母親哪裡能照顧得瞭她?整日裡,對著她垂淚。

          他突然來瞭,風塵仆仆五十多歲的人瞭,臉上身上,早已爬滿歲月的滄桑。他對她的老母親,把她交給我吧,我會照顧好她的。

          她的哥哥得知,求之不得,讓他快快把她帶走。他走上前,幫她梳理好蓬亂的頭發,撫平她衣裳上的褶子,溫柔地對她,我們回傢吧。三十年的等待,他終於可以牽起她的手。

          他再沒離開過她。他給她拉胡琴,都是她曾經喜歡聽的曲子。小木桌上,他給她演木偶戲,他的手,已不如當年靈活,但牽拉彈轉中,還是當年好時光:悠揚的胡琴聲響起,厚重的絲絨幕佈緩緩掀開,紅衣披著大紅鬥篷,藍衣一襲藍衫,湖畔相遇,花園私會,眉目含情。錦瑟年華,一段情緣,唱盡前世今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