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qj6ag'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qj6ag'></fieldset>

      <dl id='qj6ag'></dl>

    1. <i id='qj6ag'><div id='qj6ag'><ins id='qj6a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qj6ag'><strong id='qj6ag'></strong><small id='qj6ag'></small><button id='qj6ag'></button><li id='qj6ag'><noscript id='qj6ag'><big id='qj6ag'></big><dt id='qj6a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j6ag'><table id='qj6ag'><blockquote id='qj6ag'><tbody id='qj6a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j6ag'></u><kbd id='qj6ag'><kbd id='qj6ag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qj6ag'><strong id='qj6a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qj6ag'><em id='qj6ag'></em><td id='qj6ag'><div id='qj6a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j6ag'><big id='qj6ag'><big id='qj6ag'></big><legend id='qj6a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'qj6ag'></span><ins id='qj6ag'></ins>

            天邊有朵你做的雲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美女被褥_美女的胸图片_美女高潮图

            江嚴從墨爾本回國,遇暴風雪,飛機在墨爾本機場延遲27個小時起飛。

            已是深夜,暴風雪給行動帶來巨大的不便,機場裡擠滿心情煩躁的人群。大廳屏幕上,新聞裡播報附近已發生兩起嚴重交通事故。27個小時是非常令人為難的時間,機場偏遠,留也不是,走也不是。江嚴隻能在機場旁邊的酒店訂瞭一間房,幸運的最後一間套房,價錢貴得驚人,一晚差不多八千人民幣,但他實在疲憊,隻想好好睡一覺,無暇顧及太多。

            訂房間時,江嚴並沒有註意到他旁邊的女生。她就坐在酒店大堂裡,身邊立著碩大的行李箱,等江嚴訂瞭房間坐電梯上樓,女生也跟瞭進來。

            在金發碧眼的外國人群,一個黑發的亞洲女生會很顯眼。她個子小,模樣俏麗,尤其一雙大大的眼睛在巴掌大的小臉上很突出。在南半球的冬天,她穿得比一般人單薄,拖著巨大的行李箱,占據電梯裡大半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電梯裡隻有他們兩人,開始上升時,女生唐突地用中文問江嚴:“先生,你是中國人吧?”

            江嚴禮貌地點點頭,感到親切,不由淺淺一笑。

            毫無防備的,女生突然激動地抓住江嚴的手:“太好瞭,我可以和你住一間房嗎?”

            江嚴訝異得說不上話來,女生睜著大大的眼睛,沒有一點退縮的意思:“我看到你訂瞭一間套房,但你隻有一個人不是嗎?我隻需要住一個晚上,我睡沙發上就好。我沒有錢瞭,你也知道現在出去機場太危險,街上到處是黑人,我一個女生……我一直擔心你不是中國人呢,真是太好瞭。”

            她竟然還松一口氣地笑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可是……我們並不認識,而且……男女有別。”江嚴終於開口,反而是他有一點不自在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並不擔心你會占我便宜,也請你放心,我隻是找個地方舒舒服服洗澡睡覺,不會對你怎麼樣。我們都是中國人不是嗎?我叫夏瑞秋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她說得那麼坦然,眼睛彎成兩輪玄月,伸手過來自我介紹。

            夏瑞秋說她在讀大學,利用暑假期間,一個人來墨爾本見朋友。國內最熱的時候,正是南半球最冷的時候,她風塵仆仆,一頂彩色的毛線帽子襯得小臉像水晶一樣晶瑩剔透。

            江嚴還在莫名其妙之中,夏瑞秋已經跟進瞭他的房間,那是寬敞豪華的套間,她放掉行李,整個人就撲到柔軟舒適的超長沙發上。

            “啊,真是太舒服瞭。”她在沙發上打瞭個滾,坐起來感嘆,她已經奔波瞭好幾天。

            江嚴皺著眉看她,與她拉開一些距離,把行李搬到房間,看來他已經沒有拒絕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夏瑞秋說她剛從一個海島回來,三天沒有洗澡。她洗澡的時候,江嚴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抽煙,萬寶路濃烈的味道占據胸腔,濃烈卻使人平靜。窗外大雪紛紛,一片白色,大地如天使抖落的羽毛般潔白,遮掩這片土地上的所有不堪。

            整個世界隻剩下從洗澡間裡傳來的夏瑞秋唱歌的聲音,她無所顧忌地大聲唱著澳洲某首著名的民謠,還用法文唱《玫瑰人生:la vie en rose》,唱鄧麗君的《甜蜜蜜》,走調走得離譜。

            江嚴揉揉太陽穴,心想那真是奇怪又大膽的女生,怎麼可以主動和陌生男人共處一室而不感到半點心虛?

            等江嚴洗澡出來,夏瑞秋已經在沙發上睡著,她還喝瞭酒店送上來的半杯紅葡萄酒,長長的睫毛在臉上投下一小片陰影。

            江嚴站著看她的睡顏,這種被人信任,能夠帶給陌生人安全感的感覺很微妙,江嚴的心像一塊溫熱的奶酪。那張沉睡的小臉,仿佛與他記憶中某張純真面孔重疊,不由看得怔住。

            心裡一痛,他對自己說,這一定是夢。